砂拉越航運公會主席

沈茂華

貴會成立迄今,不知不覺已在犀鳥之鄉經歷了三十個雨季和旱季。“論語”有言:“三十而立”,詩巫沿海航運公會年屆“而立”,不能否認的,已在同業間建立一個先驅風範,誠屬可喜可賀。

砂拉越拉讓江流域作業船主們的先驅精神,在行內早有口碑,他們不單執航運業牛耳,也協助早就許多航海專才與帶動航運相關行業,如造船業及船舶五金業的蓬勃發展。近年來,一些生懷大志的業者,順應先進科技發展,更是“立足本土,放眼世界”,航向國際航線。

然而,環顧周遭,仍然存在不少對航運業,尤其對砂州航業不理因素,船主們當前面對的首要困境,不外是合格本地海員的嚴重缺乏。雖說是成年老問題,有關當局的對策,似乎有欠積極。解決辦法應分短期和長期性策略。爲了應急,我們認為有必要放寬本地現有海員的服務條件,如豁免國際條規下一些課程(Modulas Course),讓一些有經驗海員暫時代攝上一級的職責,還有放寬外國海員的認證(COR)標準等等。在長期側率方面,政府(尤其是交通部屬下海事局)應仿效其他部門,設立本身訓練學院,提供優裕訓練條件和設施,以吸引學員,尤其是第一線的初級學員。另外,大力向離校生推崇航海事業的種種好處與優渥待遇,促使彼等從事航海專業。

一些由發達國家主導,含保護主義色彩的國際條規,我國理應可行使國家主權,豁免在砂州水域內實行,以扶掖本州沿海航運業的健康發展。

“1960年砂拉越商船法典(MSO 1960)”一直都是砂拉越商船與海事的法律根據。除了一些英殖民地時期的字眼,一般上它還是適用於砂州的特殊地理情況,尤其是沿海船隻,不知是行政上的方便或是其他因素,我們發現“1952年馬來亞聯邦商船法典(MSO 1952)”也經常被當局相互引用與砂註冊的船隻。其中引起的不便,非行內人,甚難理解。數年前,有傳言一套全國性法令國會通過,即“馬來西亞商船法令(MSA)”將被提呈國會通過。但至今我們仍不知其詳細條文,雖然它將直接影響和主導我們的運作。我們希望有關當局能更透明行事,在實行任何新法令或條例之前就先與航運業溝通,取得共識後,才付諸實行。

本州艟舡(駁船)的數量可說占全國之冠,可惜其業主和海員都不能獲得稅務優惠。雖然它與一般大馬註冊船隻一樣,同是在大馬商船法典下註冊。這是否說明,東馬在中央的代表性及話語權,有待加強?

各位同業都有切身經驗,水中行舟,不進則退。當下商業環境瞬息萬變,競爭激烈,同業們應經常保持敏感,對一切關係到本行的“風吹草動”,如法令條規的更改,客觀環境的變易,應互通訊息,共商對策,啟動協同力量,以突破各種難關。這也是業緣性團體所以存在的最重要原因。

欣逢貴會三十大典,謹缀蕪語,與同業共勉之。